标王 热搜: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文章 » 正文

郭德纲曹云金事件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0-05 11:42  来源:www.xiumu.cn  浏览次数:5

曾有网友调侃,郭德纲陈年烂谷子的那些事,媒体们都扒不清,但徒弟做到了。郭德纲和曹云金自“德云社家谱”发布之,就一直没有停歇,一轮轮的大战下来,网友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战队了。既然郭德纲和曹云金的事情没发战队,那就不妨当个看客,看剧情发展吧。

这个周末,郭德纲没闲着,洋洋洒洒写了篇《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》来回应曹云金此前的长文,起码在字数上没输给徒弟。昨天凌晨,当他把这篇长文发出,立刻引来了高晓松等吃瓜群众的围观,前奥运网红冯喆也为这对师徒的文字点赞,戏称“德云社写作班”是一流名校。


师徒揭短隔空飙文几回合网友忙站队


前段时间,面对德云社修家谱、清门户的举动,曹云金发出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个了结了》的六千字长文,通过种种数据和生动细节来详述这些年来与师父郭德纲的恩怨,还暗指郭德纲有很多不光彩的过去。此文一出,一片哗然,微博转发超过20万,徒弟在气势上先胜了一场。

很多网友都在等郭德纲的回复,毕竟他在“打嘴仗”上还未尝败绩。不过,这次老郭却很沉得住气,除了徒弟岳云鹏、栾云平等发文支持外,并没有太大动静。在前两天的发布会上,郭德纲解释说,这段时间太忙,等抽出空来再回复,一定要让吃瓜看热闹的群众满意。昨天凌晨,六千字长文《天涯犹在,不诉薄凉》发出,从长文字数到转发量,都不输徒弟那篇。


在这篇长文中,没看到郭德纲太多的怒气,反而一脸长者语调称“小金”,这语气连郭麒麟都有点嫉妒啊。但语调客气归客气,该撕还是得撕,老郭先是从“小金进京”开始写起,还不忘提一句来北京前小金在天津是卖盗版光盘的。随的文字中,老郭对“收学费”“拜师费”“交租费”“演出费”进行了回应,并没有用徒弟“大数据”的方式详细罗列金额,而是说个大概齐。


郭德纲不忘提醒一下小金,不要跟狗仔队混一块儿,称“日倘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,都不管,我管你”,并感慨“命中注定有此一撕”。徒弟岳云鹏帮腔说:“我没交过学费。”张鹤帆、张鹤伦等徒弟也赶来微博助阵。


对于郭德纲的长文,曹云金没让吃瓜群众等太久,当天下午三点多就回应称《我的涵养在愤怒之前已经用完了!》,并在文中贴上了妈妈留了十几年的“学费”,还把那句”倘若你有马高蹬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,别人都不管,我也管你”反送给了老郭,而郭德纲则暗指不真。这一来一回,让围观网友也难辨真伪了。

■记者观察


就当他们在说“互联网+”相声


在翻看这场师徒骂战时,无意中看到了他们多年前在北京台合作的相声《朋友论》。视频的开头是这样说的:“您的这个艺术造诣太高了,要不然我怎么能拜您呢?不光是艺术高啊,而且这个人性、人品也好,要交朋友,交郭德纲这样的。”

如今,郭德纲、曹云金、北京台都已各奔东西,最初德云社如日中天的那股劲也没了。在这段《朋友论》中,这对师徒重新解构了“羊左之交”的典故,现在看来仍然笑料十足。在那会儿,郭德纲称徒弟是“相声小王子”,而曹云金在台上模仿起师父来,也是德云社最像的。


近几年,采访过郭德纲、曹云金几次,师徒的话题提及不多,真提起来还是能感受到他们心中都有股“暗劲儿”。不过,那年看到他们一起登春晚,还暗想,没准这对师徒还有和好的那天。随着这次师徒的反目,两人和好的几率已经很小了。


回顾这次的长文骂战,再看看当初两人合作的视频,反而觉得这骂战本身也是一段相声啊,还是隔空的“互联网+”相声。老郭在文章开头就说,“在相声的历史上,师徒不睦的事情发生过很多。由于没有网络的传播,影响都不大。”的确,这次师徒骂战确实被互联网放大了,如果把他们“相互揭短”的句子摘出来,写一个相声本子在舞台上,演出肯定很精彩。


常说“师徒如父子”,而父子打架、对骂的事倒也常有。不管是相忘于江湖,还是时常骂骂对方,也不失为一种师徒关系,也许你最恨的人就是你最爱的人呢?

最想说,老郭这些年老忙着搞综艺、拍影视了,求多出点新段子,另外把《丑娘娘》《济公传》的万年老坑赶紧填了吧。小金,你还年轻,原来老说“相声是我的根”,但这几年电影是越拍越多了,小剧场观众掌声最多的还是那些《对春联》的老段子,也该补充点营养了。


■看客观点


◎冯喆(奥运冠军)


转文笔,不转是非。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德云社里的写作班,它是和斯坦福、清华池齐名的一流名校。起源于18……

◎苏红(媒体人)


“把历年来网络上所有跟我有关的新闻全搜集整理了一遍。多恨我的仇人也没做到这一点,我亲手带大的徒弟做到了。”我们都有过培养一个人的经历,看到这句话感同身受,心里有些许的酸楚。


◎高晓松


矮大紧边吃瓜边曰:好文笔!其实呢,老郭若想毁徒弟,当有十种江湖手段,犯不上下场肉搏;可若是想帮徒弟,想来想去也就这个办法最有效。可怜老郭用心良苦啊,心良苦,良苦,苦……


个中细节回顾


关于学费和房租


对于学费,曹云金在《是时候了,也该做个了结了》中称:“号称啊?如小金所讲,来北京一看也没教室也没宿舍,一年收8000元学费,再加上吃饭住宿得上万,2002年啊,这不是小数目。应该扭头就走,赶快报警有人诈骗。谁家那么有胡糟。”


对于住宿,曹云金称:“两次被你从家里赶出去,一次幸亏何云伟收留。之搬到大兴枣园,1500元/月的房租,你说你出1000元,我出500元。”郭德纲反驳:“(搬到何云伟处是)小金提出来,为了跟何伟对词方便,至于说把孩子赶出去,那就是瞪着眼瞎说了。印象中在何家住了一段时间就不愉快了。小金回来就得换个大点的房子。于是就有了所谓的租房1500元。当年的我确实没办法,小金提出负担500元,我也就同意了。”

关于授艺


对于学艺,曹云金称:“你给何云伟念《口吐莲花》,我连在旁边听的资格都没有,你们进屋关门。”郭德纲则回应:“我教《口吐莲花》不让小金旁听,我教小金时也没让别人听。这是教学方式。”


对于演出费,曹云金称:“团队如日中天的那两年,公司没有社保,我一个月演满了,32场演出,到手的工资有四千多,一场一百多。”郭德纲回应:“2005年前在小剧场演出,票价20元一张,不分座位,全场一共261个座位,这票是唯一的收入。每场演出14位演员,1位主持人,除去场地、音响、水电、小吃等费用,要说演员能拿到一百多一场,那还真是算多的,20岁的孩子,一个月四千多块,现在看好像是不多,可十几年前北京的平均工资也就每月三四千块。”


对于相声大赛退赛,曹云金称:“零六年参加CCTV相声大赛,决赛直播的前一天,你告诉我:‘退赛!’师爷侯耀文先生打了两个小时电话问我是不是疯了。”郭德纲则指责曹在说谎:“为什么退赛?其实是关系到几位相声界老前辈,小金心里清楚不敢说,把侯先生搬出编故事,这孩子善于在死人身上做文章。”


对于退出德云社,曹云金称:“我当时毫无离开的想法,只是对你们合同的条约心存疑虑……然而,到了10月中旬,我却突然遭到禁演。”郭德纲则说:“合同双方自愿,可以不签,如果不签不算是德云社的签约艺人,但没影响演一场给一场的事实……每天的演出都是计划好的,9月26日,小金一条微博发出去,让观众来剧场看演出,招呼都不打就要上台表演。当时那场是岳云鹏,岳云鹏不知道这事怎么办。”


关于交往


对于此师徒来往,曹云金和郭德纲则各执一词,一个信誓旦旦:“三节两寿,大事小情,我都有给你和师娘发送的问候信息”。另一个口口声声:“一晃六年我没收到过一个短信”;一个哀怨:“我试图与你取得联络,你却关紧了所有的大门。在央视门口,我和刘云天只是想上前问候寒暄,你却在眼看着我们走来的一刹那,立刻转身上车,把车门一关,隔绝了我们”。


另一个凄婉:“其实我也在等待一个机会,万一小金能回来呢,万一他长大了懂事呢。(央视门前)我在车上,车外都是媒体。远处小金走来,我让人把车门关上,告诉他:想看我上家来看,大街上同着媒体恕不配合”;一个理直气壮:“你说你要夺回‘云’字,抱歉,云不是你的,是创始人张文顺先生给的。

张先生赠予我他心爱之物‘听云楼主’手使名章,对我说传承任重道远”。另一个借力打力:“天桥有个小饭馆叫天畅轩,一顿饭的功夫,何、曹、潘、张都有了艺名。这个事小金解释,说这个云字是张先生单独赐予他的,还贴了个图片。图片上有张先生的印章。网友起哄:一块青田石20元,5块刻一个字。这要是能成功的话,就刻个乾隆御赐,然上故宫碰瓷去”。


关于绯闻


不过在文章中,郭德纲并没有回应曹云金文中提到的“女记者”等事:“那些欲言又止好像抓住我致命把柄的情节,等你不忙的时候跟大伙聊透了,姓什么叫什么,越细致越好,省得让大家老惦着。不公平之处在于,你能撒谎我不能回嘴。”文章最,郭德纲表示:“希望前途光明万里鹏程。日倘有马高镫短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言语一声,都不管,我管你。”


曹云金晒 表态“陪你撕”


在郭德纲发文15个小时,徒弟曹云金发起反击。文章《我的涵养在愤怒之前已经用完了!》中,曹云金指责郭德纲“但我陈述的是事实,你骂的是闲街”。再次对双方争议点做出回应。


曹云金晒出两张,一张项目为“艺术培训学费、杂费、材料费”,金额为“陆仟零佰零拾零元零角零分”,开具时间为“2003年1月10日”,另一张同日开具的项目为“艺术培训住宿费”,金额为“壹仟零佰零拾零元零角零分”。“还用一一都贴出来吗?我只能说,确实,15岁的我,不懂27岁的你是在诈骗。”


央视门口相见一事,曹云金再次指出:“遇见的时候,根本没有媒体在场。就说站在车下传话的那位,好像也没领会明白你的意思,他的原话是:‘嗯,不要见了,那个,有事儿,还是别,别,别,别见了。’下次,给他教明白了再上车,别着急忙慌的就关门!”


为了说明自己的“云”字确是张文顺先生亲传,名章并非自己私刻,曹云金特意说明:“张先生的名章是‘听云楼主’,我的名章是‘听云轩主’,放在此前长文里的那张照片是我的个人名章,意在传承,我是想着张先生仙逝多年,看见咱们这个场面也怪难受的,如今既然已无法避免,就请出他老人家的名章作个见证吧。”


“不多说了,其实一一回应也无妨,你想炒,我陪你炒,你要撕,我也陪你撕。”表明战斗到底的决心,曹云金不忘在结尾处讽刺郭德纲:“感谢你又让我上了头条,你说祝我鹏程万里,却又殷切地盼望我有马高镫短、水尽山穷、无人解难的一天。你怎么总盼着别人落魄?那我也顺意回应你一句:倘若你有马高镫短、水尽山穷,无人解难之时,别人都不管,我也管你。”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